• 日期:
侨联新闻
当前位置:首页侨联新闻侨联动态
老师,我可以选择不那么早懂事吗?
作者:admin 发布于:2017-07-22 点击量: 
  你如那天上的星星,在黑暗中依旧坚强的发光。我更愿你如只帆船,可以有个停靠的码头。
 
  “老师,我家没人,不要来家访了”
  “老师,你的课太幼稚了,我不想听”
  “老师,我忍不住,要玩手机”……
  “你要是在这么调皮,你就回家,我们不要你了”那是我第一次对着你发火,你愣在原地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办。我被你气的转头就走,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调皮的孩子,尽管我们一起相处了那么久,可是你依旧这么排斥,生疏我。走近你们多容易,但是走进该有多难。
 
  那天去你家家访的时候,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爷爷硬撑着坐起来,你竟然格外乖巧的给我们倒水,特别礼貌的招呼我们,让我们这些老师都大吃一惊,怀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。在和爷爷聊天中,即使有一些语言的障碍,但是我们一直听到的一句重复的话就是“他爸爸妈妈很久没回来了,工作太忙,回来一次太贵了……”我偷偷的看着你,发现每次听到这句话时,你脸上总会有莫名的忧郁,分外的安静。家访结束后,你拉住我的手,低着头,弱弱的问了一句:“老师,我明天还可以来上学吗?”
我心疼的摸着她的头 。
  “老师,我不喜欢回家,家里的晚上特别安静,特别黑,我特别怕,我就想和你们在一起,我保证不吵你们,很安静的坐在旁边好不好。”
  “有一次,我爷爷告诉我今天妈妈可能会回来,那天下着大暴雨,还是期末考试,我拼命做题,提前交了卷,冒着大雨往家里狂奔,但是当我回去的时候,爸妈已经带着弟弟刚离开。我追着车子狂跑,边跑边哭,被石头绊倒了,老师你知道吗?那是第一次我觉得不管怎么努力也不会有结果的。这种感受,实在太痛苦了。”
 
  本着为孩子好的目的,离开孩子。这种理性式的骨肉分离,有时或许比绝望更叫人痛苦。每一句承诺,每一次等待,每一次相见然后再见,“希望”不断地被唤醒,却一而再,再而三遭到“失望”当头棒喝。渴望与父母在一起有错吗?想听妈妈的睡前故事,为什么那么奢侈?想向父母撒娇,要个拥抱,为什么却是天方夜谭?这些问题,究竟谁可以为他作答?
  有天我们问一个孩子,“以后长大了你要干什么”
  “我要去打工”我和队员觉得童言无忌,被逗笑了,但是他接着说
  “这样子,我就可以和爸爸妈妈们在一起了”
  真的是童言无忌,整个办公室瞬间都变得安静,空气似乎都在思考。
  也许分离还不是最让人心痛的,更让人痛心的是,留守儿童的孩子,很有可能还是留守儿童,这被称为留守二代。这是他们的悲哀,还是他们孩子的悲哀,还是中国所谓“留守儿童”的悲哀?
  十几里崎岖的山路,他们不怕;繁重的农活,他们也不怕;短暂的分离,他们也可以学着接受,但是他们最怕的是再也不能见到爸爸妈妈。
  “留守儿童的存在是社会的疤痕,但是侨界留守儿童的存在就像一根刺,扎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,扎在繁华城市的边缘,扎在每个人柔软的心尖,融不进去拔不出来,只是不经意间触动整根神经,淡淡地疼,淡淡地痒,却难以割舍。”
  秋天到了,叶落归根了,爸爸妈妈,你们是否已踏上归途?我不想这么早活成一个大人,我还是个孩子。
  相关资讯
Copyright © 瑞安市归国华侨联合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瑞安市安阳新区安盛路196号侨联大厦三楼  
浙ICP备10202324号-1  技术支持:联科科技